首页 >> 美人与马奴 >> 美人与马奴(目录)
大家在看 五胡明月 仙途卧龙 风谣慕凌枭 道祖,我来自地球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 穿呀主神 顾长乐傅峤 温柔暴君专宠妃顾长乐傅峤 
美人与马奴 木妖娆 -  美人与马奴全文阅读 -  美人与马奴txt下载 -  美人与马奴最新章节 -  好看的游戏竞技小说

最终番外

上一章 目录 用户书架 下一章

点击下载本站APP,书籍更多,更新更快,无毒无广告,所书籍终身免费畅读!

莫子言从禹州回来的那晚, 百里寒又来了。只不过这回她没能再欣赏一回美男就寝图。

他似乎料到了她会来的一般。

她敛息屏声打开门的时候,就见莫子言拿着一卷书卷坐在烛火下看着,似乎看得入神, 待她开了门后才抬起眼眸,似乎没有一丝惊讶。

随后朝着她淡淡的笑了笑,放下书卷。把小炉子上边用热水温着的炖盅用厚巾包好拿了下来,放到了对面桌面上。随而看向她:“这是为寒少将军准备的,驱寒的暖汤。”

已是十二月底,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百里寒许是为了轻便, 所以身上一身夜行衣比上回也厚不了多少。好在她身上披了件披风, 是她上回从他这披走的那一件。

百里寒关上了门, 随后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看了眼炖盅, 疑惑道:“你怎知我会来?”

莫子言把炖盅的盖子去了,把一旁的瓷勺放入了炖盅中, 嗓音温和:“寒少将军心念玉娇和小侄子, 自是会来。”

百里寒来寻他的目的确实如此。对自己的小嫂子,百里寒总是多了一分对妹妹的那种喜爱, 况且生下的还是她的亲侄子, 如何能不好奇?

不了解百里寒的人, 只当她是个冷冷冰冰的人, 但了解她的都知道她是个外冷内热的。

“我小嫂子可安好?还有那小团儿又生得如何?”

莫子言望向百里寒, 只见她一双黑眸中少了几分冰冷,多了几分好奇。

这好奇且闪烁着眼神倒显得她终于像个姑娘家了。

见此,莫子言笑了笑。随而看了眼汤盅, 缓缓道:“汤快凉了, 寒少将军请先用。”

百里寒也不是着急的性子, 随后低头看了眼汤盅里边的汤,继而低头闻了闻。

许是味道还行,所以拿起了汤勺,勺了一勺那泛着淡淡香味的汤。

第一口汤入喉的时候,百里寒的眸子亮了亮。

随后也不再说话,只喝着汤,半盅热汤进了胃中,身子也暖了许多。

毕竟又不是什么天生不畏冷的体质,穿得少仅是为了身体的灵活,所以百里寒是觉得寒冷的。

见她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莫子言递了一方干净的帕子给她。

百里寒不是矫情的人。所以大大方方的接过帕子擦了擦两边的嘴角,随后才放下帕子望向他。

“现在可以说了?”

莫子言点头,把玉娇和小团儿的近况告诉她,还有裴疆的嘱咐。

“宁远将军让寒少将军小心些。”

百里寒点了点头,随而坦言:“我如今才博取得吴维几分信任,还不能离开。”

莫子言也隐约猜到百里寒调查的是什么,思量片刻后才言:“若是寒少将军有需要到下官的地方,下官任凭差遣。”

抬眸看了一眼他,思索了一下后:“我若要你帮忙的话,定然不会与你客气。”

话已经聊得差不多,百里寒想走的时候似乎想起了背后披风,随后边解边道:“倒是忘了还你披风了,来的时候不好带,便直接披在身……”

才解道一半,莫子言便制止了她:“且慢。”

百里寒抬眸看向他,略有不解。

“天寒,寒少将军还是穿着回去。”

百里寒闻言,当真停下了动作,似笑非笑望着莫子言,往他走近了几步,仅剩下两步的距离。

打趣道:“不食人间烟火的莫大人莫不是动了凡心,所以才如此关心我?”

莫子言脸上温和的表情未变,只定定的看着百里寒。

眼神似乎有些什么流转,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只两息,百里寒就觉得有些不对。

“下官……”

察觉不对的百里寒,立马截断了他的话,道:“再不走天就亮了,告辞。”

说着便直接往门口走去。开门,出去,关门几乎一气呵成。

看着紧闭的房门,莫子言不禁摇头失笑。

出了屋子后的百里寒呼了口气,稳了稳微颤的心,随后离开莫府。

步子乱了些,但却也不影响她在莫府来去自如。

有一就有二,有二便有三,如此下去次数肯定是多的。

莫子言约莫被夜袭的次数多了,所以渐渐的也有些习惯了,所以几乎是门一开莫子言就已经醒了。

这回百里寒确实是有事让他帮忙。

前几日有金都探子来寻吴维,而后刘杨在当晚离开淮州往西边而去。百里寒来寻他,除了让他转告再过半个月就到淮州的兄长小心些外,还让他帮忙调查一下刘杨的去处。

莫子言应下了,但却是微微蹙起眉了眉头,似乎感觉将有一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想要劝说百里寒,但约莫也摸清了她的性子。百里寒向来有主见,有自己的计划,所以是不会听旁人摆布的。

待人走了之后,微微叹了一口气,随而安排人去调查吴维心腹刘杨的去向。

不过半个月,百里寒又寻来了。

她来莫府,便像是回家一样方便,进莫子言的屋子,更像是回自己屋子一样。

屋子的原主人:“……”

因天气不同,莫子言屋中的茶水准备得也不同。

近来春夏两季交替潮湿,所以准备的有些祛湿效用的碧螺春。

百里寒每回来了之后都能喝到口味不一样的香茗。

“若不是知道你讲究的性子,我还当是为特意准备的。”

百里寒饮了一口后茶水后,微微扬眉看了眼清澈澄亮的半杯茶水,错过了莫子言脸上深了些的笑意。

几息后,才抬眸看向对面的莫子言,“喝了这么多回好茶,这张嘴都快被养叼了,以后估摸着差些的茶水都喝不进去了。”

说着把杯中的半杯茶饮尽。放下杯子后,莫子言提起茶壶又给她斟了七分满。

“对了,刘杨的事情你替我查得如何了?”

放下茶壶,便把调查来的信息告知她:“下官派人一路往西而去,调查了一路,而后得知刘杨似乎是去了锡锭。”

听到“锡锭”二字,百里寒略微思索了一下,“我兄长过两日就要到淮州了,你把这事告诉他。”

莫子言点头。

想了想,问:“寒少将军要在总兵府待到何时?”

百里寒喝了茶,拿着空杯在手中把玩,嗓音清冷:“要离开总兵府,须得有一个正当的理由。”

“正当理由?”

百里寒点头:“我若贸然离开,吴维或许会怀疑我是探子。”

莫子言细想了一下,确实是有这个可能。

斟酌了一下,道:“下官今日替寒少将军想想如何能名正言顺离开总兵府的理由。”

百里寒“嗯”了一声,而后淡淡的道:“在总兵府也快半年了,是时候离开了。”

但在离开前,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

那便是盗布防图。

**

在裴疆到淮州的前一日,刘杨从锡锭回来了。

此时去探听定然能探听到极为有用的消息。只是吴维书房戒备森严,刘杨的身手也不差,若是去探听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再三斟酌,百里寒还是觉得要冒险一试。毕竟就算没有被发现,但什么都不知道也于事无补。

在总兵府,很是容易就弄到了一身侍卫的衣服。先刘杨和吴维进书房前就隐藏好了。

百里寒在军中的时候,最为善长的便是打探消息。

不久后,吴维和刘杨进了书房中。

把门窗都关上后,刘杨把信交给了吴维。

“顾大人说若是七月起事的话,大人须得把兵器和他所要求的饷银送到锡锭。”

吴维皱眉,随而拆开信封,随意扫了一眼下来。蓦地拍到了桌面上,怒声道:“十万两银子,好大的口气!”

刘杨看了眼信件,然后问:“这银子大人给还是不给。”

吴维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无奈道:“我还需要到他替我把淮南王从淮州调虎离山,且还能替我分散朝廷的注意力,好让我在十月起事,这兵器和银子自然都得给。”

百里寒听到这,心里有了计量。这已经是重要的消息了,也不用继续窃听了。

正想离开,但忽然察觉到了有细微的脚步声往她这个角落而来。

是巡逻的人。

顿时心下一凛。

她的这个角落是死角,平常都时不时有人来巡查。往头顶看了眼,若是轻易约上屋顶,就算动作再轻微,屋子中的人也会察觉到。

越是紧张的时刻,百里寒便是越发的镇定。

若是当真无法,唯有硬闯,但结果就是吴维会因此改变计划。

这是百里寒最不想看到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百里寒握住了腰上的刀柄,警戒的的等候着。

忽然前院传来一声“啪啦”与一道女人的惊呼声,仔细听的话,像是总兵夫人的声音,就在不远处。

声音一出来,那细微的脚步声也就换了方向。

片刻后,百里寒细数了十声,随后从暗处走了出来,趁着两方队伍注意力都在前边的时候,隐入一方队伍的后排。

没有一点的脚步声,却很是有技巧的避开前边一人的视线,让他在没有回头的情况下很难察觉到身后还有一人。

像这样巡逻的队伍有一个通病,就是不会左右张望,更不会忽然回头。

前边是总兵夫人端着的炖汤落了地,似乎是有野猫忽然窜出来抓伤了她的手。

百里寒瞥了一眼总兵夫人,再随着队伍而去,到了暗处利落隐身。

***

第二日淮南王到了淮州,整个淮州城的官员都会前去。

吴维似乎要在府中给淮南王摆洗尘宴,所以这日总兵府中很是忙碌。

百里寒琢磨了一下,今晚或许就是盗取布防图的机会。

晚上前院灯火阑珊,歌舞勾人。

百里寒趁着前边热闹,再等着巡逻的人走了,抓紧了时间,从昨日的地方打开书房的窗户跳了进去。

她经常进出吴维的书房,细心的观察过他把重要的东西都放到了什么地方。

查看了一遍,果真寻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布防图她并未拿走,而是仔仔细细的快速看了一遍,然后把布防图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又从原来的地方出了书房。

前脚才回到屋中,就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

百里寒开了门,见是端着炖盅的总兵夫人。

总兵夫人温婉一笑,道:“潮湿过后又干燥,所以我给你送了些润肺的甜汤过来。”

百里寒做请姿势:“夫人请近。”

总兵夫人进了屋子后,到了桌子前。打开炖盅,然后把甜汤从炖盅中盛了出来。

温声道:“三娘你先坐。”

百里寒依言坐了下来。

总兵夫人把甜汤放到了她的面前,柔声道:“这是我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三娘的口味,你试试。”

百里寒端起了甜汤,有些微怪异的气味窜入鼻息之间。

百里寒的对于气味很是敏感。

可以确定甜汤中被人下了药,但并不是什么毒药,像是……迷药之类的?

她若是中了药,便有一个名正言顺离开的理由了。

暗暗的掌握好度,待喝了甜汤后若意识不阵,便暗中的给自己手上扎一刀,顺带留下些血迹。

虽不知总兵夫人为何要给她下药,但不失为一个机会。

这么想着,也不用勺子,直接把甜汤一饮而尽。随后对总兵夫人淡淡一笑:“三娘谢过夫人。”

总兵夫人挂着温和的笑意,随而把东西收拾了:“今日也不知洗尘宴办到何时,三娘还是早些休息吧。”

百里寒点了点头,随而起来,把总兵夫人送出了门外。

送走总兵夫人后不久,百里寒没有一丝眩晕的感觉,只是觉得身体有一股燥热慢慢的升了起来。

百里寒顿时明白了。总兵夫人下的不是什么迷药,而是春I药。

脸色渐渐染上了红色,上前开了门,却发现门从外边被锁了。

暗暗呼了一口气,随后往窗户走去。试了一下,所幸窗户没有锁上。

按捺下浑身燥热从窗户爬了出去。

避开了旁人,从围墙翻出了院子,一路躲藏,最后出了府门,到了安置宾客马车的地方。

看到亮处都是人,且这个时候总兵夫人应当知道她跑了,她这样出去没准会被发现。

左右观看了一眼,她觉得可以潜入其中一辆马车跟着离开。

马车的话……

一眼就看到了挂着一个“莫”字灯笼的马车。

百里寒认得出来,这是莫子言的马车。

这时府门外已经有人寻出来了。百里寒没有多想,直接上了莫子言的马车。

半会后,身子越发的燥热了。

洗尘宴散了,各自驾车的小厮不再聚在一块唠嗑,立马去拉马车接自家主子。

莫子言饮了几杯酒,神志甚是清明。

见小厮把马车拉了过来,便提着小厮递给来的小灯笼撩开帷帘进马车。

但一撩开帷帘,就见车内有一个身影。

在未看清楚是谁时,就有一股淡淡的梅香扑鼻而来。

是寒少将军。

不再迟疑,快步入了马车,立马放下了帷帘。

因有莫子言挡住外边的视线,且马车内昏暗,再者百里寒隐藏得好。她这个角度除了莫子言外,就是外边驾车的小厮都看不见。

莫子言提着灯笼入了马车,很快便照到了脸色红得不正常的百里寒。

“寒少将军,你怎会在这?”因担忧外边小厮听到里边的声音,所以莫子言声音压得很低。

微微靠近的时候,百里寒忽然伸出手,直接从他的胸口处攀上了他的脖子。

莫子言瞳孔微缩。

百里寒的指尖触碰到了莫子言的脖子。

指尖烫人。

不过一息之间,百里寒把推下莫子言,让他坐在了马车内的坐席处,半仰的靠着马车的墙壁。

而她则是整个人都像是没骨头的一样依附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无缝的紧贴着,让莫子言身体瞬间僵硬,就是气息也一下子全乱了。

同时也让他意识到了百里寒很是不对劲。

“寒少将军……你。”

百里寒埋在他颈窝处,低声的“嘘”了一声,随后那温热的气息落在了莫子言的脖子上。

又痒又热。

除了马车的车轱辘声,便就是近在咫尺的细喘声。

“我中了药,所以会有些失礼,见谅。”百里寒的嗓音还是第一回这般的软而无力。

身子更是在莫子言身上不断的磨蹭着。

药物的作用下,百里寒蓦地在莫子言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莫子言:……

刺痛之余,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火气直往下腹涌去。

莫子言眼睛睁得有些大。但还未离开总兵府的范围,所以不能有太大的动静,只微微的用力推着百里寒,气息难以平静,气息略微絮乱的道:“寒少将军,自重。”

百里寒到底还是有五分清醒的,但就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坐在莫子言的腿上,却是没有丝毫窘迫。

忽然低笑了一声,气弱弱的自我揶揄:“这回我真的成了采花贼了,也不知你先前说的以身相许还做不做数?”

说着抬起了头,看着莫子言那有几分慌乱的模样,忽然一笑:“我还当真看到了你慌乱的模样,而且……”

眼中带着一丝揶揄:“你也有了反应。”

莫子言的脸上露出了两分窘迫。

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直接揽上百里寒的纤细紧致的腰身,想要把她的身子挪开,谁曾想……

即便是被下了药的百里寒,依旧是那个他挪不动半分的寒少将军。

……

“我暂时还能把持得住,你且放心。”百里寒如是说道。

全身僵硬得如石的莫子言:……

如果她没有依偎在他怀中磨蹭的话,他是信这话的。

莫子言是个恪守礼教之人,从未与女子这般靠近过,……自然,如果可以忽略在金都之时那一回不计的话,确实没有。

毕竟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身体是紧紧的贴在一块的。

百里寒磨蹭着,从而来缓解身体的燥热,也没有继续在意莫子言的身体上的反应。

莫子言因她的磨蹭。再者马车微微的颠簸,因而刺激加重,随而低声的闷哼了一声,气息也渐渐变得更重。

略带情.欲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一贯从容淡定,更没了那千年不变的温润。

那谪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多了几分禁.欲。

百里寒轻喘着,轻声道:“若是旁人,我当真接受不了,可若是你的话,我倒也能接受。”

莫子言心中一颤。

眼神蓦地一暗,随即伸手放到了百里寒的颈项处,温和中又带着暗劲把她的头按了下来。

百里寒有几分反应迟钝。愣神间,那带着几分酒气的冰冷薄唇就印了上来。

百里寒瞳孔微缩。

随即莫子言如无师自通一样,撬开牙关,与之嬉戏。

相处半年,在后来对莫子言的了解,百里寒觉得他大概就是常人所说的圣人。

但这个圣人现在好像变成了凡人。

方才是她强迫他的,所以不算。但现在这本该是最恪守礼教的人,怎会在马车外边有人的情况之下,这般的孟浪?

可百里寒却觉得有丝丝的……心颤。

现在本就禁不住撩拨,所以向来性子清冷倨傲的百里寒,却似乎变了个人似的,搂上莫子言的颈项,热烈的回吻。

在仅存的意志中,百里寒暗暗的惊叹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火热的一面。

若是莫子言,她却是不觉得有任何损失,只是觉得自己这行为有些许的禽I兽。

意识渐渐迷失,随后双手无力的垂落,眼睛也闭了上去。

亲吻才到一半,那如火烈焰的反应没了。莫子言一怔,随后低头望去,只见百里寒没了反应,闭着眼睛依偎在了自己的怀中。

似乎是昏了过去。莫子言脸色一敛,忙拉起她的手,按在脉搏上把脉。

莫子言饱读诗书,更是精通药理。

诊了脉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只是昏睡了过去,

似乎下的药并不是简单的那种药,还有些迷药的功效。

望着怀中昏睡的人半晌后,随之淡淡一笑。随而把人稳当的揽在怀中。

他应当在那日酒楼被她救下的时候,就有些挪不开眼了。

如此女子,世上独一无二,怎可能不心动?

只是身份悬殊,他便是要爬上与她同样的位置,也要等许多年后。哪会百里寒可会等他?又为何要等他?

毕竟她向来不喜自己。

莫子言从未想过二人会有任何的发展,只是方才她说除了旁人外,若是他,她可以接受。

如此,怎能叫人不失控?

***

马车准备到莫府时候,在车厢中早已经调整好了气息的莫子言吩咐小厮:“从后门进府。”

小厮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出声询问。遂把马车往巷子中赶去。

到了后门,小厮掀开了帷帘,随后看到自家公子从马车上抱下一个姑娘,眼睛睁得极大。

莫子言下了马车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小厮,嘱咐:“今日你所见到的,不得泄露一个字。”

声音虽然温和,但却非常的严肃。

小厮忙点头。心里暗暗的道自家公子这万年老正经是要开花了?

只是这姑娘是什么时候上的马车?

但看了眼自家公子抱着人入院子的背影,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问不得问不得呀。

自家公子脾气虽然温和,但是惩罚起人来,却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随后跟着自家公子入了府。看着公子抱着姑娘的背影,暗暗的道原来看着清瘦的公子,竟然都能稳稳当当的抱起一个姑娘,丝毫不见疲惫。

夜已深,府中除了巡逻的护院外,下人几乎都睡了。

莫府也没有那么深严的戒备。所以莫子言抱着百里寒直接入了屋子,把人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后,吩咐了小厮去打一盆凉水过来。

凉水打来后,便让小厮下去休息了。

随后用帕子细细的擦去了她脸上的汗。

许久后,才给她盖上了被子,放下了帐幔。自己则去柜中拿了一张毯子,到外间的软榻上休息。

****

第二日,是百里寒先醒过来的。

几乎是一瞬间睁开了眼眸,坐了起来,随而看了眼四周的环境。

确认是莫子言屋子的那一瞬间,也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对莫子言做的禽I兽事。

那样圣洁的一个人,差点被她亲手玷污了。

沉默许久,百里寒决定做件人该做的事。

——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掀开被子下了床,看到外间榻上垂落的白色衣角愣了一下。随后穿上了鞋,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

走到屋外倚靠在雕花拱门处看着莫子言的睡颜,嘴角微勾。

自己到底也不亏。

盯了半晌后,走到了榻前,微蹲了下来,紧盯着榻上的莫子言。

似乎有所感应一般,莫子言睁开了眼睛,对上了百里寒那双带着淡淡褐色的眼睛。

“醒了?”百里寒问。

“嗯。”莫子言嗓音微哑的应了声。

“你是不是喜欢我。”百里寒直截了当的问,没有其他女子该有的扭捏。

昨晚,除了她主动外,亲吻是他主动的。莫子言此人是个老正经,能让他也春心荡漾的,约莫也是喜欢的吧。

“喜欢。”也是直截了当的回答。

百里寒愣了下,微眯眼眸看他:“你没睡迷糊吧?”

莫子言微微一笑,随后坐了起来:“甚是清醒。”

百里寒继承斟酌了一下,才问:“那可要我负责?”

莫子言微微蹙眉,不确定的问:“你要我……入赘?”

百里寒摇头:“你是莫家独子,你父母自然不肯,而且你与我兄长那样厚脸皮的不同。你若入赘,往后如何在朝堂中立足?”

莫子言略微疑惑:“那……”

百里寒勾了勾唇,坐到了榻上,朝着莫子言微微倾身:“待淮州事定后,你与我父母提亲。”

莫子言顿了顿,随后才望着她,眼神温和却也有严肃之意:“那寒少将军心中对下官可有感情?”

百里寒是与旁的女子不同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甚是直白。

“我想,我应当是喜欢的吧,毕竟我很多时候都喜欢在你这屋子待着,喝喝茶,与你说说话。”

很多时候,这种感觉让她很是舒心安定。

“既然寒少将军都如此说,下官又如何能不遵。”

百里寒笑了笑,随后道:“往后我允你喊我阿寒,你也不必以下官自称。”

莫子言微微一笑,嗓音少了刚醒时的沙哑,多了几分温润的喊:“阿寒。”

心中也细细咀嚼了这一称呼。

嘴角上的笑意更甚。

百里寒斟酌半晌才望向莫子言,试探的问:“那我喊你……子言?”

称呼一出来,微微皱眉,随而略有嫌弃:“罢了,我还是习惯喊你莫大人,莫子言,我就不改了。”

莫子言无奈一笑,应了声“好。”

百里寒与他相似一笑,随而道:“在十月之前,我估计还得打扰你多时。”

“无妨。”

“我今日有些想喝去年年底那暖身子炖汤了。”

“好,一会我去厨房炖。”

“你亲自炖的?”清冷的嗓音中略有几分讶异。,

“那是药膳,下人不懂掌握火候。”莫子言解释。

“不是说君子远庖厨,你竟然也懂下厨?”

“在外求学之时习的。”

“那我什么时候能尝尝你的手艺?”

“随时都可以。”

“对了,明日你替我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拿给我兄长可好?”

最后又是一声温和且带着几分纵容的“好”。

人人都道莫子言温和,可却无人见过莫子言对谁这般的纵容过。

百里寒是唯一的一个。

而百里寒以前曾与自家小嫂子说过,说女子金屋藏娇也是可以的。但现在再看看,她却是成为了被“藏”的那一个。

※※※※※※※※※※※※※※※※※※※※

【正式完结了,打滚求完结评分啦~还有这章留评论的读者,到7月9号前都会发红包。】

【百里寒和莫子言这两人的故事要写长的话,估计又是一本小短文。所以也只能到这了,后事该如何,大家自行发挥脑补能力~】

我最终高估了我自己,《公主锁战俘》的存稿因不满意又删了,又把我难住了。因不能随随便便的开坑,所以等我理理清楚再开。

现在后台开了《美人与猎户》落难美人x冷漠猎户。这个是比较顺畅的。

开文留评有一样红包,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合不合口味~

【最后,谢谢大家追到这里。下本再见,又或者下下本再见,再或者有缘再见~】

无广告阅读,点击下载本站APP,书籍更多,更新更快,所书籍终身免费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站内强推 网游之暴力刺客 顶级教练之执教林书豪 我真的是个控卫 网游之风流太子爷 网游之最强剑士 千年军阀从诺克萨斯开始 NBA:别惹我女儿 全民转职:我用生活系职业超神 迷雾求生,开局激活攻略系统 我的宠兽不一般 快穿之异时空异遇 反派大佬要重生 女配一心修仙 芙芜阁 魔王寻妻之逆天召唤师 大天十洲记 兽世第一外挂 乱世倾城修罗妃 篮球星光 丹尊女帝 死亡大坟场 带着面板穿越了 重生国民男神:冷少,来壁咚! 乒乓天王 死亡游戏之暴食君主 天生废柴 艾泽拉斯壁垒 网游之瞬发法师 仙不问 化身游戏模板 
经典收藏 方临苏素素 网游之暴力刺客 新婚娇妻宠上瘾 激情背面 老胡的春天谢芸 山村美娇娘 情深缘浅 王大明萧红 老赵沈婷 居心不良 弱水三千 小村女人王海柱杨梅 盛夏微光暖暖情阮诗诗喻以默 荒岛上的故事 蛇骨 秘密花园 网游变身之全虚拟风暴 窃美偷欢 极品老师多情债 我的神秘妻子 陈苍生苏倾城 我的年轻岳母 保安老王和许静154 后妈的爱 色即是空林媛小正 保健室的秘密 儿媳妇 性感儿媳 最原始的望(全)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最近更新 此处禁止玩梗 射程之内 率土控号手 从机械猎人开始 拉克丝的法穿棒 足球盛宴,从收购欧洲俱乐部开始 原神之璃月道人 这个海洋领主有点强 巅峰玩家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超凡血统整合体 我来自惩罚世界 万界网游之神级玩家 篮球从呼吸法开始 伊塔之柱 终极教父系统 全球进入数据化 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 诸天游戏登录器 NBA靠山王 悍腰 重生幕后贵族法师 四重分裂 网游仙武之帝临天下 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左 网游之仙朝霸业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从执教皇马开始 英雄无敌之召唤万岁 英雄无敌之巨龙之主 
美人与马奴 木妖娆 -  美人与马奴全文阅读 -  美人与马奴txt下载 -  美人与马奴最新章节 -  好看的游戏竞技小说